首页 > 新闻 > 商业人文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2万场演出延期或取消,“云娱乐”化解危机

第一财经 2020-02-13 17:19:21

线下娱乐的全面停顿,对很多中小型独立演出机构来说,是一场突如其来的危机。但从另一个角度,艰难现状又促使经营者们思考更多的存在方式。

全球艺术家接力录制“中国挺你”视频。

“感谢战斗在最前沿的医护人员,你们是英雄,不仅守护着中国的安全,也守护着全世界的安全。请接受来自澳大利亚的美好祝愿!”面对镜头,澳大利亚Slingsby剧团董事会主席托尼·马克一字一顿地表达着祝愿。

不到48小时里,来自全球13个国家的61位艺术家接力录制视频,为中国加油打气,目前全网点击量过千万。

发起这项全球艺术家祝福视频的是小不点大视界,中国首个亲子微剧场。其创始人陈忌谮说,他们之所以这么做,是希望用一场加油接力,让人们感受到来自世界各地艺术家的关怀,得到更多力量,“有些老艺术家是凌晨两三点突然接到消息,马上爬起来录。有些人在开车途中,接到消息立刻把车停在路边,录好视频就发过来。”

这个春节,本可以回英国的小不点大视界驻地艺术家文斯·维尔选择留在中国,在家录制了一段用身体书写“武汉加油”的舞蹈视频,带动更多人在家动起来,保持健康身体和良好心态。“我每天都在关注疫情数字的变化,那不是数字,是生命。”他说。

“整个2月,我们取消了小不点大视界在全国13座城市的100多场演出。”陈忌谮说,因为新冠肺炎疫情来得太突然,他们邀请的欧美演出团体还来不及反应,道具都已经提前漂洋过海来到中国,现在封存在小不点大视界剧场的仓库,什么时候才能上演,尚不得知,其在全国的13个演出城市也暂停了演出。

这家专注于引进海外优质亲子剧目演出的机构,通常引进一部剧目的价格在几十万元左右,“估计这个阶段,我们的经济损失在800多万元。”陈忌谮说。

小不点大视界通常引进一部亲子剧目的价格在几十万元左右

线下娱乐的全面停顿,对很多中小型独立演出机构来说,是一场突如其来的危机。中国演出行业协会2月7日发布的“致全国演艺同仁倡议书”显示,据不完全统计,2020年1月至3月,全国已取消或延期的演出近2万场,直接票房损失已超过20亿元。

应对孤独期

“疫情的突然暴发给音乐人和livehouse带来了更大的考验,我们将迎来漫长而严峻的孤独期。”2月7日,北京黄昏黎明俱乐部(DDC)在微博中发布,他们自1月中旬休假以来,一直在与几十支乐队反复修改演出细节,不断推后开业时间,心情焦虑急躁。

随着疫情扩散,每一家演出机构都在不断修改推迟开业时间。开心麻花在官网上宣布取消全国56部话剧的100多场次演出,繁星戏剧村、孟京辉工作室等也纷纷发布演出取消公告。

据不完全统计,2020年1月至3月,全国已取消或延期的演出近2万场,直接票房损失已超过20亿元。

2月10日,第48届香港艺术节也宣布取消120多场演出。艺术节主席查懋成表示,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我们怀着沉痛的心情宣布取消2、3月份的演出及活动。我们希望疫情能尽快受控,也对社会能重拾活力充满信心。我们未来会继续将世界级的表演带来香港,艺术节团队已积极寻求将部分节目延期举行。”

一位独立戏剧人感叹,他创立的戏剧工作室不到10个人,面对突然停摆的演出市场,第一季度演出全部取消,或将造成工作室今年难以为继。“第一季度都没有演出,就算后面复工了,很多活动也很难马上恢复,我们只有观望,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在全国齐心共抗疫情的当下,中国演出行业协会提醒,剧场、大型场馆等演出场所经营机构应提早规划档期安排,以应对疫情之后将面临的大量演出需重新预订场地的困难,并将可用空档通过公开平台向行业发布,以方便演出主办机构预订,且不应以档期紧张为由提高场租等相关费用,有条件的场所可根据实际情况降低非周末的工作日场地租金,减轻演出主办机构的运营压力。

“云上”化解危机

拥有世界各国艺术家及团体的资源,小不点大视界联合这些有创意的艺术家,录制“在家也有戏”系列短视频,以光影、绘本、运动、舞蹈、朗读和成语的形式,为不能出门也不能上学的孩子们提供有趣的亲子游戏。

一些民间戏剧工作室开始宅家创作。主创人员戴着口罩排练,用诙谐的形式传播居家防护的细节,化解无聊的宅居生活,这些线上的戏剧片段,能带给人们平和与信心。

小不点大视界发起录制的“在家也有戏”系列短视频,以光影、绘本、运动、舞蹈、朗读和成语的形式,为不能出门也不能上学的孩子们提供有趣的亲子游戏。

为寻找活下去的新模式,2月8日,上海巨鹿路的TAXX在抖音开设直播,据统计,这场DJ在家中打碟的直播长达4小时,最高在线人数达7.1万,打赏总收入达72.85万元。ONE THIRD也于2月9日在抖音开设“云锐舞”直播,5小时累计在线人数超121.3万人,获193.16万元打赏收益。之后,两家店都宣布将打赏收入全部捐赠给武汉。

对所有演出和娱乐经营者而言,无论规模大小,无论戏剧还是音乐从业者,因疫情而停顿的线下消费场景,都在遭遇艰难的现实。但从另一个角度,艰难又促使经营者们思考更多的存在方式,有人在空窗期寻找新的运营模式,也有人在停顿期专注于创作。

MTA天漠音乐节创始人李宏杰从这场疫情的蔓延,看到危机的两面性,“这次疫情对整个中国演出行业的各个环节都产生了严重影响,唱片厂牌、场地方、演出机构、音乐人,无一不受到冲击。但危机之中也有机会,这是老生常谈了。当疫情过去,肯定是准备得比较充分、转型比较成功的企业,从危机中活下来,脱颖而出。”他认为,遇到危机不一定是坏事,它会倒逼行业从业者从深度思考,如何应对一些不可抗的因素,如何建立更可持续性的商业模式,维持更强的安全系数。

在疫情期间,具有直播功能的B站人气飙升。摩登天空在B站举办“宅草莓不是音乐节”,School学校酒吧开启云开箱,很多音乐人也在这里直播弹唱、发布新作。网易云音乐推出“就在卧室音乐节”,太合音乐也在快手推出“云趴音乐周”。

事实上,音乐线上直播的模式早已存在。《2019中国音乐人生存状况报告》显示,腾讯音乐与网易云音乐作为流媒体音乐平台中的主力选手,已经意识到直播能为音乐人带来的利益和价值,二者皆在发展旗下的直播产品。在现场演出的后续传播方面,63%的音乐人会选择将现场图片上传至社交网络以及片段、短视频上传至音乐流媒体、直播、社交、短视频等平台。未来,如何打通线上线下的工作机会,让资源更大层面地对接与交流,或许是线下演出机构与线上平台可以思考的新维度。

但对live house来说,线下演出依然是鲜活的、不可取代的。关心独立音乐的乐迷曾向DDC建议,他们可以转型做线上直播。但DDC认为,live house是必须亲临现场才能完成的体验,不同于许多基于互联网的文娱行业,现场文化的盛行是“逆科技”而行的,他们更愿意等待这场病毒“战役”结束,回到人们亲密相聚聆听现场音乐的时刻。

责编:李刚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