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政
  •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钟南山论文透露重磅:揭露更多病毒内幕,潜伏期24天可忽略

第一财经 2020-02-10 18:23:22 听新闻

中国首席流行病毒学专家曾光对第一财经表示,在大数据分析中,这个特长的潜伏期24天,可能对于临床指导意义并不是很大,潜伏期24天是极少的病例,不会因为这个24天调整自我隔离时间。

随着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人数的增多,科学家对于它的认识也越来越深刻。

2月10日,一篇来自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团队,在预印本网Medrxiv公开共享平台等待审核通过的一篇论文《Clinical characteristics of 2019 novel coronavirus infection in China》,再次引发广泛关注。

论文通过对1099例(截至1月29日)新冠肺炎确诊患者的临床特征进行回顾性研究。研究发现,新冠肺炎的中位潜伏期为3.0天,最长可达24天。

从无症状感染,到无发热病例,再到“假阴性”病例,现在又出现潜伏期最长达24天,网友惊呼:“这病毒太狡猾!”

24天的潜伏期到底该怎么看?

钟南山团队发现,这个病毒的发病时间中位数为3天,与之前的认知其实差异并不是很大,唯一较大的是最长是24天,这的确又让公众开始了担忧。

事实上,在大数据分析中,这个特长的潜伏期24天,可能对于临床指导意义并不是很大。“潜伏期24天是极少的病例,不会因为这个24天调整自我隔离时间,这个社会成本太大了。”中国首席流行病学专家曾光对第一财经表示。

在截止到钟南山团队论文公开之前,公众对于新型冠状病毒的认知来自国家卫健委发布的系列新型冠状病毒诊疗方案:基于目前的流行病毒学调查,潜伏期1~14天,多为3~7天。所以全国制定了相关的人员移动后的自我隔离14天。

不过,这篇论文超越我们之前对新型冠状病毒特点认知的是另一些数据。

只有1%的野生动物接触史

钟南山团队截取的1099例患者,发病时间在2020年1月1日-2020年1月29日。

这组数据的时间起点与新冠病毒肺炎病例刚开始发现的时间有着惊人的重合。

研究团队发现,从这1099例临床资料中可以看到,大约只有1%的患者直接接触野生动物;其中发烧患者占43.8%;入院时,磨玻璃样阴影是胸部CT的典型影像学表现(50.00%);中位潜伏期为3.0天(范围为0至24.0天)。同时在最近的两项研究中,分别记录了41例和99例经实验室确认的2019-nCoV ARD入院武汉,某些病例的2019-nCoV ARD严重程度与SARS-CoV相似。

2019年12月30日,武汉卫健委发布了第一份通报,称近期部分医疗机构发现接诊的多例肺炎病例与华南海鲜城有关联,在全市医疗卫生机构开展与华南海鲜城有关联的病例搜索和回顾性调查,已发现27例病例。

钟南山团队的数据中,并没有详述这27例多数与华南海鲜市场有关的病例是否也含在里面。但是,这次疫情的发生最终被中国疾控中心专家确认为与野生动物有关。

在1月22日,国新办就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控工作有关情况举行发布会上,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表示,“现在我们已经知道的,对于这个病毒的来源,现在大家都聚焦到一个市场里,这个市场里有野生动物交易,所以来源可能是野生动物及它所污染的环境。一开始只是动物到人的传播,再就是病毒在做适应突变,对宿主的适应突变。”

在1月26日,中国疾控中心病毒病所又公布了在新型冠状病毒溯源研究中取得阶段性进展,研究结果显示,首次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的585份环境样本中,检测到33份样品含有新型冠状病毒核酸,并成功在阳性环境标本中分离病毒,提示该病毒来源于华南海鲜市场销售的野生动物。

再次证实,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在武汉早期确诊的病例,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关系很密切。

而华南海鲜市场最初的病例到底多少?官方并没有公布。从钟南山团队所有研究的数据群所得到的结果告诉我们:与野生动物直接接触的病例仅占1%,却引发了全国35982例(截至2月9日24时)的确诊病例,同时带来了全国延迟上班并进行居家自我隔离。

43.8%患者发烧与迅速传播的秘密

新型冠状病毒虽然与SARS病毒具有高达85%的同源,但表现却又不同。SARS病毒发病急,给第一时间发现带来了便利,而新冠病毒的隐匿性是这次防疫最为棘手的因素。

而这个隐匿性的比例远远大于最初对它的认知。

根据钟南山团队研究发现,仅在就诊时出现2019-nCoV ARD的患者中发烧的比例为43.8%,断层影像发现只有50%。

新冠病毒的这个两个特征,使得它更隐匿逃避了人类的自我发现以及医生的发现。

56.2%的人在没有发烧之前,很难觉察自己生病或感染了病毒,这在更强的14天自我隔离措施之前,给新型冠状病毒进一步传播创造了很大的机会。

其次,对于医生来讲,针对不发烧的患者,做CT检测又有50%的隐性携带者逃过了检查。

这在初期,诊断时间还处于刚研发乃至量不足时,再次给新型冠状病毒迅速传播带来了机会。

这个分析在钟南山团队的研究结果中也得到了印证,研究结论显示,2019-nCoV流行病通过人际之间迅速传播,原因是在一些2019-nCoV感染的患者中,放射学检查结果正常。

重症患者类SARS症状

在钟南山团队研究的论文中,透露了另一个重要的信号:某些病例的严重程度与SARS-CoV相似。

虽然在病毒学上,官方称新型冠状病毒使用与SARS冠状病毒相同的细胞进入受体,与蝙蝠中发现的SARS相关病毒拥有87.1%的相似性,与SARS病毒有79.5%的相似度。与一个云南的蝙蝠样本中发现的冠状病毒的相似度高达96%。

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对第一财经表示,SARS病毒是属于冠状病毒科,BETA病毒属,同科同属不同种,共同点都使用同样的受体,即新冠病毒进入细胞的“抓手”是与SARS病毒一样的,这是两者有相似的地方,但是在其他地方又离的太远了,是不同的种。

但是作为攻击细胞所使用的受体一样,其所表现的临床症状会有着惊人的形似。

一位病毒学专家表示,SARS的名字来自“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而新型冠状病毒所表现的也是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在这个层面上讲,是相同的。

这一认知是新型冠状病毒定性之后就具有的特点,不过钟南山团队用1099个病例再次进行了印证,研究者表示,尽管在世界范围内迅速传播,2019-nCoV急性呼吸道疾病(ARD)的临床特征仍不清楚,但在最近的两项研究中,分别记录了41例和99例经实验室确认的2019-nCoV ARD入院武汉,某些病例的2019-nCoV ARD严重程度与SARS-CoV相似。

鉴于2019-nCoV的迅速传播,迫切需要通过纳入中国各地的案例来进行更新的分析,以提供大得多的样本量。这不仅将确定定义流行病学和临床这些特征具有更高的精确度,而且还可以揭示与死亡率相关的危险因素。

这一提示,将给未来的重症患者的抢救带来一个新的方向。

责编:杨小刚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