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科技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祸起熊猫直播,王思聪被限制乘坐飞机等高消费

第一财经 2019-11-09 14:21:45 听新闻

名为曹悦的申请人与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有合同纠纷,后者未在指定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业务,被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发布限制消费令。

曾频频因私人飞机等话题登上微博热搜的王思聪,被法院发布了限制消费令,他被限制乘坐飞机和乘坐高铁等,也不能在星级酒店、夜总会、高尔夫球场等进行高消费。

祸起熊猫直播。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消息显示,名为曹悦的申请人与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有合同纠纷,后者未在指定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业务,被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发布限制消费令。

王思聪“失声”半年已久,这并不防碍他一次又一次站上热搜。和以往不同的是,他面临的更多是财务上的负面消息:熊猫直播破产、普思资本股权遭冻结、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以及最新的限制高端消费。

令人唏嘘的是,今年10月3日王思聪还在成都一家日料店里消费了15708元。他在大众点评上给这家店打出了口味1星、环境3星、服务3星、食材4星,总分1星的差评。

一身债务的熊猫直播

值得注意的是,申请人曹悦是一位游戏主播。

法院文书显示,曹悦原系广州某公司旗下直播平台游戏主播,熊猫直播因自身业务发展需求引进曹悦作为游戏主播。双方签订了《游戏解说合作协议》及《补充协议》,其中《补充协议》约定,曹悦与广州某公司解除协议产生的违约责任由熊猫直播赔偿,或在曹悦承担相关费用后,由熊猫直播向曹悦支付后者已付款项。

广州某公司很快起诉曹悦。2016年5月,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确认曹悦应向广州某公司赔偿损失360万元及相应诉讼费用。但熊猫直播却没有履行赔付义务,曹悦自己赔付后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熊猫直播赔付费用。

今年6月27日,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作出裁定,要求熊猫直播自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曹悦人民币369.98万元并支付此款自2018年12月5日至实际付清日止的利息损失(按同期银行贷款利率标准计算)。

显而易见的是,熊猫直播并未支付或完全支付这笔赔偿金。

细数法院文书可以发现,熊猫直播2019年以来面临着种种诉讼,原告中既有曹悦等游戏主播,也有为熊猫直播提供服务的供应商。原告们的最大诉求是熊猫直播为之前的约定或服务支付货款,最少的货款仅为1万多元——现金流紧张的熊猫直播已是自身难保。

北京百悟科技有限公司诉称,2016年6月,和熊猫直播签订《行业短信/彩信合作协议》,约定向熊猫直播提供通信通道用于熊猫直播的行业信息应用需求。公司按约履行了合同义务,但熊猫直播未按约定付款方式付款,截至2019年2月,熊猫直播共拖欠服务费64.4166万元。

点摩(上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诉称,2017年6月1日与熊猫互娱公司签订《信息服务合同》,熊猫互娱公司未按合同支付款费用,至2019年9月尚有1.4425万元未支付。

阿里云曾申请冻结熊猫直播银行存款和支付宝账户446.26万元或查封、扣押其相应价值的其他财产;腾讯云曾申请查封、冻结熊猫直播名下价值460万元的财产;上海七牛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曾请求冻结熊猫直播银行存款人民币2196.26万元或查封、扣押其相应价值财产。这往往意味着相应价值的货款。

上海映霸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曾诉求熊猫直播支付版权合作费用2000万元。

再如主播刘谋,2006年5月-6月期间,熊猫直播聘请刘谋担任主播,并承诺将熊猫直播法定代表人龙飞持有的熊猫直播2%股份转让给刘谋。龙飞和熊猫直播承诺,在2017年8月1日前将刘谋激励股权中的100万元注册资本作价2095.50万元对外出售。但熊猫直播和龙飞仅支付了1000万元激励股权出让款,尚有1095.50万元逾期支付,刘谋因此提出诉讼。

无法造血的游戏直播

刘谋和熊猫直播相关纠纷的法院文书显示,熊猫直播最后一轮融资估值为36亿元。

今年3月7日,熊猫直播首席运营官张菊元称,公司长达22个月的时间没有任何外部资金注入,“选择结束是一个无奈却最理智的选择。”

几乎在同一时间,斗鱼完成6.3亿美元融资,虎牙完成4.6亿美元投资,背后投资方都是腾讯公司。两家直播平台在上市后相继实现盈利,熊猫直播则彻底掉队。

一位直播从业者对第一财经表示,熊猫直播的问题不只是融资,公司本身缺乏造血能力,没有做好运营。“熊猫直播直到最后都有LPL赛事版权,这种赛事版权很贵的,要一两千万元左右,如果一直在亏损状态,那就不应该再去买这种很贵的版权了。”

除了赛事IP,熊猫直播也曾花2000万元签下韩国女主播尹素婉,2亿元签约韩国女团EXID和T-ara等。但对于直播平台来说,头部直播可以给平台带来流量,真正帮平台增加收入、实现盈利的还是腰部主播。一个可以类比的例子是,虎牙主播阵容不像斗鱼那么强大,但中长尾主播和用户互动更为亲密,能实现更高的付费率和用户更高的付费支出。

此外,熊猫直播过度于押注游戏。前述直播从业者对第一财经表示,“在中国直播打赏收入是很关键的,而游戏直播用户和主播互动少,打赏额也很少,远远低于秀场直播,秀场直播才能为公司创收,虎牙斗鱼都在加强秀场直播,而熊猫直播没有。”

几乎所有用户都认可熊猫直播画质很好,也没有什么广告。可对于熊猫直播来说,这意味着带宽成本的提高、广告收入的缺失。

时至今日,游戏直播形成双雄争霸的市场格局。无法造血的熊猫直播,没有了王思聪的输血,丢掉市场后也拖累了王思聪。

责编:刘佳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